August 20, 2014
這幅畫掛在馮哥家裡唯一沒有書的牆面上,這是好友鄭在東的畫。每一次馮哥經過這幅畫前,我都覺得把這幅畫的戲謔性更加完成了,為了肯定這種戲謔性,我就拍了下來。

這幅畫掛在馮哥家裡唯一沒有書的牆面上,這是好友鄭在東的畫。每一次馮哥經過這幅畫前,我都覺得把這幅畫的戲謔性更加完成了,為了肯定這種戲謔性,我就拍了下來。

  1. hipsiong posted this